155x35px;
1600x235px;

保護古建筑,城市不能隨心所欲“打造”

來源:大眾日報 作者:大眾日報 更新于:2019-6-20 閱讀:

今天是我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。如何保護好古建筑、保護好傳統街區、保護好文物、保護好名城、保護好自然遺產,成了社會和媒體關注的焦點。

古建筑,是歷史、科技、文化與藝術的結合體,“發展經濟是領導者的重要責任,保護好古建筑,保護好傳統街區,保護好文物,保護好名城,同樣也是領導者的重要責任,二者同等重要。”

然而,有些地方在古建筑保護上出現了一些問題。過去,記者常去一條有著400多年歷史的古街,但在前幾年,成片的古建筑老房子被拆了,崛起的是一片“高大上”的餐飲商鋪,人工化、同質化、逐利化的痕跡十分明顯。在不少地方,城市在一天天地長高,街道在一天天地變寬,廣場在一天天地變大,一些老街老巷和文物古跡,卻在“日新月異”中被推倒,一些文化史跡被“維修性拆除”所抹去……“城市像一個金屬器皿任人隨心所欲地打造。”

城市豈能隨心所欲“打造”?一座城市,從誕生的那一天起,就開始用它的布局結構和建筑風貌,忠實地記錄著歷史發展的政治、經濟、軍事和人文特色。那些歷盡滄桑的古建筑、傳統街區,以自身獨特的文化意蘊,成為歷史文化遺存中珍貴的人文資源,成為了城市的歷史教科書,是城市的文脈。顯然,“拆真古街、造假古董”“寬街道大廣場”,可能使城市變得繁華漂亮,也可能賺來一筆收入,卻無法使城市更悠久,也未必讓生活更美好。那些無視歷史文化的“辭舊迎新”,將古建筑當“地皮”去處理,無異于將傳世字畫當作紙漿,將商周銅器當作廢銅來使用。

保護古建筑,城市不能隨心所欲“打造”。當然,城市也要新陳代謝,新建筑與老建筑、新建區與老城區,難免會有矛盾與沖突,也難以把每一條古街都當作“木乃伊”來呵護。如何讓城市穿越歷史,既能留住珍貴的記憶,還能讓百姓生活得更美好?我國人居環境科學創建者吳良鏞院士,曾主持北京菊兒胡同四合院改造,以循序漸進式的有機更新,清除“死亡細胞”,更生“新細胞”,保留了厚重的歷史底蘊,也完善了現代生活功能,實現了舊城保護和改造開發的協調統一。讓歷史建筑融入當代社會,讓寶貴遺產世代傳承,完全可以做到,關鍵要有對歷史文化的敬畏,要有傳承歷史的責任意識和科學態度,要有法律制度來規范保障,更要有創造性轉化的能力。

老建筑、老街巷、老村落,雖破舊卻承載著歷史的記憶,一磚一瓦上印刻著文明的痕跡,是一座城市的根。城市決策者、城市開發者、舊城改造和新城建設者,一定要對歷史建筑充滿敬畏之心,統籌好古建筑保護與經濟社會發展,使城市不僅有現代文明,還必須有歷史、有文化、有個性,讓老街巷老建筑在傳承中煥發新光彩。

上篇:

下篇:

地址:蘭州市安寧區連城鋁業大廈16樓   電話:0931-2216666    郵編:730030

© 2014-2019TGVISION. All Right Reserved. 隴ICP備15000073號 版權所有 甘肅古典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甘公網安備 62292302000106號

每晚3d试机号